仙子请自重

第六百五十八章 棒神(加更10/76)

【非广告】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新更新请点击




  秦弈能做个蛋的准备……

  原先觉得流苏起码要恢复无相才能引发什么天地异动,那时候流苏自己就牛上天了,他自己也该乾元了,总能应付大部分状况。

  可没想到只是乾元将满,就已经这么夸张了……

  或许和建木之能有关吧,这生命力确实磅礴得无法抑制,对于流苏和狗子的复苏特别有效,因为这属于“治疗”,而不是“修行”。

  一旦流苏和狗子开始依托此地复原,那动静就会特别明显,因为这不是乾元在修行,而是有太清与无相的大能正在快速复苏。

  所以引发的异象特别夸张。

  流苏说了只有此木相关者才有所觉,那还稍微好一点,起码不会被天上人盯上,那绝对是雷霆万钧的灭杀。只是龙子有所觉的话,至少不会莫名其妙兴起什么“必杀”的心态。毕竟它们未必清楚白色反应是谁,黑色那只狗子好歹还是他们发小呢,狗子也没说有仇,那就好点。

  但无论如何,自己的修行也得跟上了,紧迫感越发浓郁。

  修行并不仅是枯坐,枯坐历来是被流苏这一系教育唾弃的。

  双修是修行,打架是修行,云游是修行。

  在过客峰时就体会过了,在混乱之地一以贯之。种地也是修行,炼丹也是修行,画画吹曲都是修行,炼丹当然也是修行。

  炼丹之时,越是炼高端丹药就越明显,心无旁骛,法力运作至极限,精神集中到每一簇火苗,当丹成之日,便是一种全身心投入之后从无到有的圆满,那即是修行。

  这无相之丹非同小可,丹成之日足以让秦弈再上一层楼。

  这一次的炼丹一开始差点失控。

  因为建木的气息渗透进丹炉,催化丹药的效率实在高得离谱,凝丹的速度就像刹车失灵的跑车一样呼啸而过,秦弈法力差点脱缰。好在建木的气息是凝实稳重,极为平和的,不容易导致直接炸炉,秦弈多适应了一下,好歹还是掌握住了新的速率。

  但加速催化的结果就是他真的全身心连一点分神都不敢有,左右两边流苏和狗子发疯一样吸收生命能量造成的天地之变嘈杂无比,他却很快就变得充耳不闻,就像是身处最热闹的街上,却如闭关一般。

  这是心定。

  道家五时七候,七候便是凤初到太清的修行过程,五时专讲心境。第四时,心静多动少,摄心渐熟,动即摄之,专注一境,失而遽得。

  秦弈便在此境,不是不动心猿,是动即摄之,常怀专注。

  他从遇到流苏起,就是此境。

  流苏没有告诉他……实际上对于别人的修行来说,往往是乾元才有这样的心。便如明河,当初看似清冷心静,其实撩到好处就芳心大乱。这其实才在第二时,摄动入心,其心散逸,难可制伏,摄之动策,进道之始。

  能收摄,才是进道之始,而秦弈从一开始就能。

  天生的修道者。

  流苏没有对他说得这么细,一是怕他骄傲,二是怕说多了就变成强调心性,实际上心性只是个基础,并不能代表修行,修行之途要结合太多东西,强调任何一项都是偏颇的。

  而且秦弈并非专职的道修,他的武道更讲“动”。若去强调动与静的意义,很难取舍,只能看他自己的天赋处理。

  他始终平衡得很好。

  不知过了多久,黑毛球变成了一个猛兽之形,有健壮的四肢与凶恶的獠牙,面目狰狞无比。

  流苏睁开了眼睛。

  猛兽和它对视了一下,抽抽鼻子,又变成了黑毛球。

  流苏的小幽灵身躯越发凝实了,之前看着像个白色小气球,如今凝结如玉,有非常固态的质感。

  乾元魂力大成,只是区区数日之间。

  建木之能可见一斑。

  “魂体能凝成你这样,真的是……”狗子叹了口气:“你再保持这种小幽灵状,都要成玉石了。”

  “你也不差,恢复得比我快多了。”小幽灵声音清冷。

  狗子道:“我不是因伤而弱,我是自我分魂,故毫无阻碍,有能量就行。和你状况不一样……你乾元圆满没问题,无相怎么办?我感觉这个丹药未必够,你当初连生命本源都差点磨灭,勉强复苏至今,大道缺失了很多脉络,你始终要在众妙之门中慢慢补齐。”

  流苏淡淡道:“此丹肯定有好处,至少能缩短时间。你呢,无相有几分把握?”

  “我缺能量……”狗子很纠结:“我和你不一样,我只要能量,大量的能量……等秦弈丹成,我靠丹药来补生命之本是肯定够了,乾元圆满没问题,但跨越到无相的能量缺口很大。”

  恢复无相的能量,不是吃点什么就能补的,倾三江倒五湖都不知道够不够,吃啥都是杯水车薪。即使吃乾元生物,转化率也实在堪忧,再说哪来那么多乾元生物可以吃……

  同样也是需要时间,如果能在建木修炼几百年,可能就差不多了。之前跟秦弈说几年是装逼呢。

  现在的环境大家都有种感觉,修炼几个月几年,还是可以争取的,过百年怕是天都变了,几百年索性成灰去吧。

  两人的对话凸显了一件事——在外界看来牛叉无比的无相级丹药,对它俩都只是一个辅助效果,根本起不到一锤定音的作用。因为它们是注定无相的,只看要多久而已,不像别人,无相是个跨不过去的超级大坎。

  俩货都是BUG。

  但有辅助效果已经很不错了,能大量缩短进入无相的时间就已经是最大的意义。

  两货都把目光投向了专注的秦弈。

  幽皇丹炉的炉盖已经开始微微跳动,有七色祥云从炉中溢散,继而芳香与建木的生命清香融合在一起,透入九霄。

  九霄风云大动,狂雷遽然凝聚。

  夺天地之造化,必受天妒。

  这是天劫,不是普通的丹劫。

  圣殿之外,羽飞绫看得心头发寒。这女婿到底在干嘛啊?

  怎么大天劫都来了,你在晋级无相吗?

  秦弈也是没办法,现在的事情越发高端,动不动就要惹天地异象,根本无法闷声发大财。在羽人岛上依托羽人的护岛大阵还可以遮掩,这已经是最好的遮掩方案了,拿到别处去更糟糕,至少原先在寻木城就不敢一鼓作气炼出来,那真会导致寻木城暴乱的。

  “轰隆隆!”

  紫色狂雷轰然劈落,天地阴风阳火四处聚集,轰击而来。

  一只饕餮展露原貌,大口吞天。

  “轰!”

  狂雷劈进饕餮口中,连狗子都有些承受不住,身上紫电滋滋环绕,差点要炸。

  流苏一指点在虚空。

  “封截五气,逆转两仪……天雷何凭?劫火何依?给我散!”

  “唰唰”几声,狗子身上的紫电尽消,残余部分被它吞了,露出了舒服的表情。

  天上劫云仍在,可紫电却散入了虚空,四周阴风劫火无从凭依,都不知道散哪去了。

  这是……秦弈心中微动。

  混乱之法?逆转两仪五行,使五行之力乱了,故天劫不存?这手很牛逼啊……棒棒已经到了这地步了吗?

  就见流苏伸手指天:“天精地蕴,如为初始,造化神返,人之功也。劫什么劫,回去!”

  劫云尽散。

  秦弈目瞪口呆。

  这是……在号令老天?

  棒神,给您跪了行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