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气逼人

第九百八十一章 暴雨倾盆

【非广告】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新更新请点击




  楚歌正踮起脚尖极目远眺时,身后粘稠如胶的湖水中,传来“哗啦哗啦”的声音。

  李建国,云千鹤,江离,李零还有孟马,五名战榜前列的特级高手,分别拖曳着大包小包的物资,有些吃力地爬了出来。

  他们都有探索洞中世界的丰富经验,对于从天空跌落巨洞,却在恍惚间穿越到黑色湖底,都有心理准备,喘息片刻,神色便恢复如初。

  楚歌急忙上前和各位前辈打招呼,众人见他毫发无损,也稍稍松了一口气。

  只是,当他们眺望四周景色,发现天地一片郁郁葱葱,生机盎然的模样,无不神色大变。

  “怎么会这样?”

  云千鹤的脸色“唰”变得十分难看,“洞中世界,竟然这么生机勃勃?”

  “生机勃勃,有什么问题吗?”

  楚歌见他们全神戒备的模样,不由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而且,这么生机勃勃,偏偏还没有多少飞禽走兽的样子。”

  江离亦皱眉沉吟。

  楚歌愈发懵懂,将困惑的目光投向李建国。

  李建国道:“楚歌兄弟有所不知,在俺们之前,已经有一批精锐特种兵先行进入洞中世界,建设前哨基地,当时他们向外界断断续续发出的情报,告诉俺们洞中世界正是万物萧索的秋天。

  “没错,洞中世界也是有春夏秋冬,四季变化的,只是这里的四季循环时间,比外界短暂得多——基本上,外面的十天半个月,就相当于这里的一季,外面一个月,就是这里的一年了。

  “问题是,俺们的先头部队最近一次传出情报,是在六个小时之前,那时候洞中世界还是秋天的话,现在无论如何都不应该是这么生机盎然的春天啊!

  “而且,你看,春天原本是万物生长的季节,洞中世界也不例外,正常情况下,这里应该长满各种奇花异草,珍禽异兽,热闹得不得了。

  “但现在,只有草木郁郁葱葱,却极少见到异兽的踪迹,就好像绝大多数异兽,都被严冬的冰雪杀死,真是奇哉怪也!”

  楚歌眨巴了半天眼睛,有些似懂非懂,迟疑道,“就是说……洞中世界的四季紊乱了,那又怎么样呢?”

  “那又怎么样?”

  李建国瞪大了眼睛,杀猪般叫嚷道,“你要知道,四季变化是由行星和恒星的相对位置变幻,还有地磁扰动来决定的,洞中世界的情况,绝不像是处在正常的三维宇宙中,所以,它的四季变化,极有可能就是由地磁扰动来决定。

  “正因为这里的地磁扰动,受到强烈灵气扰动的影响,这里的四季变化才会这么快。

  “反过来说,四季变化越快,岂不是就说明这里的灵气扰动越厉害,甚至,天地间的灵磁力场,统统都乱掉了?

  “明明几个小时之前还十分正常,现在灵磁力场却乱得一塌糊涂,还能有什么原因?肯定是先驱和他手下的绝世凶人们,触发了某种机关、禁制啊!”

  楚歌眯起眼睛想了半天,原本还想问“所以呢”的。

  但很快,他就不用问了。

  因为,西北方向的天边,传来万马奔腾的轰鸣,大片乌云仿佛张牙舞爪的黑烟,从天穹的缝隙中泄漏进来,瞬间将一碧如洗的天穹熏得乌烟瘴气,更将美轮美奂的红霞,都玷污得不成样子。

  这片乌云,扩张速度极快,就像亿万吨级数的泥石流,从西北天穹的高处滚滚而下,瞬间占据了半边天空。

  乌云之下,大地都被阴影笼罩,原本郁郁葱葱的花草树木,在阴影的镇压之下,都瑟瑟发抖,隐隐有枯萎的迹象。

  轰!咔!

  一道道如巨龙般粗壮的银蛇,在乌云中诞生,如瀑布般张牙舞爪地倒挂下来,扑向大地,又在浮空山之间流窜,缠绕,蔓延,电火花点燃一座座浮空山,烧起一把把刺眼的天火。

  这是天地雷霆,势不可挡的力量,即便楚歌等人,都是地球上登峰造极的特级高手,亦不免心神摇曳,脸色剧变。

  倘若被这样的天雷地火正面击中,不管李建国的毁灭神血脉,还是楚歌的纳米战甲,恐怕都是抵挡不住的。

  幸好,闪电只在西北方向肆虐,如万千银蛇狂舞。

  但闪电过后,倾盆暴雨,却以势不可挡的姿态,瞬间充斥整片洞中世界,并且化作摧枯拉朽的洪流,朝六名特级高手所在的东南低洼处袭来!

  “不好,现在是夏天,是洞中世界的夏天!”

  李建国狠狠拽了楚歌一把,大叫道,“跑,往高处跑,洞中世界的夏天经常有席卷天地的暴雨和洪水,洪水中还有巨大的漩涡,能把人一直吸到水底撕成碎片,就算再厉害的强者,也不可能在充斥着狂暴水元素的漩涡中支撑好几个钟头!

  “只有往高处跑,才是唯一的出路,跟着我,快跑!”

  李建国指着暴雨和洪水袭来的方向,示意楚歌就往那里跑。

  没错,因为洞中世界是西高东低的地势,倘若楚歌等人一直往东南方向跑的话,只会越跑越低。

  到时候四面八方的洪水统统汇聚到一起,将他们站立的地方变成一片狂暴的海洋,他们都要被漩涡撕碎,葬身鱼腹了。

  只有迎着洪水的方向,抢在洪水袭来之前,跑到西北方向的山丘上,甚至顺着山丘跳到浮空山上,才有机会逃过一劫。

  道理是这个道理没错,但暴雨和洪水的声势实在太惊人了,那简直像是在地球上的四大洋底下,分别打了一个窟窿,并且连接到洞中世界的天空——四大洋的海水,统统朝洞中世界狂涌一样,瞬间形成几十米高的巨浪!

  看着如灰色高墙般缓缓逼近和崩塌的浪潮,楚歌艰难吞了一口唾沫。

  随后,跟着李建国等人一起,发足狂奔,不要命地迎着洪水和巨浪冲锋!

  六人都是特级高手,即便看起来最粗壮野蛮的“猛犸”孟马,极限冲刺速度也绝不逊色于最优秀的短跑运动员。

  呼吸之间,六人已经冲出了七八里地。

  正因为如此,他们才愈发能感觉到洪水和巨浪的恐怖。

  那就好像,一堵万丈高墙,随时都会劈头盖脑地崩塌到自己身上一样。

  更别说还有暴雨。

  暴雨是洪水和巨浪的先锋,黄豆大小的雨滴,每一滴都像是一颗冰冷的子弹,“噼噼啪啪”打在楚歌脸上,就像是疾风骤雨的拳头,毫不留情地轰击着他的鼻子,把他轰得鼻青脸肿,面目全非。

  轰!咔!

  炸雷和闪电,还在连环肆虐。

  闪电的落点,距离六人越来越近,有好几道闪电都落在楚歌左右,劈开一株株合抱粗细的参天大树,还有好几条银蛇就盘踞在乌云之间,不怀好意地看着楚歌,露出神秘莫测的狞笑。

  楚歌的头发和指甲都发出“噼噼啪啪”的爆响声。

  头发竖起,指甲开裂,血管酥酥麻麻,像是有一万只蚂蚁在里面爬。

  但事已至此,退缩是根本不可能的,楚歌只能迎着暴雨,雷霆和洪水,向着吞食天地的巨浪冲锋。

  六人和洪水的前锋,渐渐接近。

  眼看,还有最后数百米,他们就要被洪水吞噬。

  前面的地势终于越来越高,他们狂奔到了一片山脚下,顺着山石往上,还有一座浮空山,就悬浮在山顶不远处,浮空山上有一条条藤蔓垂挂下来,可以充当攀登的拉手。

  “上!”

  六人咬牙,分别施展奇功绝艺,化作六道轻烟,脚尖点在山岩之上,瞬息间窜上数百米。

  洪水距离他们还剩最后三百米,水势浩荡之声,真像是天地崩溃的巨响。

  六人来到山顶,高高跃起,分别拽住浮空山上垂挂下来的一条藤蔓。

  岂料这些藤蔓,缠绕并不紧实,受不住力,被六人一扯,顿时“哧溜哧溜”往下滑落!